从大山到世界,一家国有车企的上半场

发布日期:2019-04-04

    下载APP 阅读本文更深度报道  接下来它将如何在全球参与产业变革和市场竞争?  三张照片:1970年代的十堰,2000年代的武汉,2018年的上海。  这是11月底东风创新设计中心(上海)揭牌仪式上,东风公司技术中心造型设计首席总工程师郑素霖演讲PPT的第一页。这是东风的极简史,49年,沧海桑田。  2019年,东风与PSA联合研发的CMP平台的首款产品将上市,CMP是多能源汽车平台,可同时打造传统车型和新能源车型,双方合作开发平台,搭载各自品牌推出自己的车型。  据东风公司介绍,根据CMP产品在欧洲和国内所做的各项测试,其性能、安全、排放标准都达到国际先进水平,同时兼容智能驾驶解决方案。  这意味着,中国车企通过国际合作,将推出技术先进性与跨国车企同步的产品,不再是拿对方过时的、淘汰的车型改造。  届时正好是东风公司建设50周年。东风用整整半个世纪,从鄂西北大山深处走向与世界同步。  2018年是全球汽车业风起云涌的一年,Waymo、百度分别开启了自动驾驶商业化运营和公众体验,特斯拉首次实现盈利,蔚来、威马、小鹏等中国造车新势力产品先后上市交付,这些互联网、科技企业和创业公司高举变革大旗,吸引着媒体流量,立志让这个行业天翻地覆。  这些外来者博取了关注度,但无法替代坚守者用时间堆积起的厚重。东风从一家大山深处的军工厂、计划经济时代的产物、屡次濒临破产的老国企成长为中国前三的大型汽车集团,更加波澜壮阔。  2017年,东风实现销售收入933亿美元,位居《财富》世界500强第65位,中国企业500强第15位,中国汽车行业第2位。  东风也是中国的缩影、时代的产物,如果没有40年改革开放、中国经济持续腾飞,就不会有它的跨越发展。2018年是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而东风也正是在1978年实现“军转民”,成为真正意义上的企业,为日后的可能打下基础。  2017年东风销售汽车412.1万辆,比1978年的约5000辆增长了800倍,相当于40年改革开放再造了800个东风。营业收入上,2017年东风实现营收6305.3亿元,比1978年1.6个亿增长3900倍,利税增长1.47万倍。  1978年中国汽车工业总产量14.9万辆,2017年2901.54万辆,增长195倍。东风规模增幅领先行业4倍多,份额从3.3%到14.2%,行业贡献率和重要性持续提升。  开放,合作,联盟  “CMP平台东风的首款车代号叫D53,目前已经到了样车阶段,2019年投产。东风在这个平台上的整体规划已经完成,目前规划了四款车,涉及到B级SUV、三厢车等。”东风公司介绍CMP平台的进展。  东风之所以能和PSA联合开发、共享最新平台,得益于2014年以8亿欧元入股PSA集团14.1%,与法国政府、标致家族并列成为PSA的第一大股东,这是中国汽车企业首次战略性入股著名跨国汽车集团。  双方随后签署全球战略联盟合作协议,在国际业务、上牌和技术协同、采购及供应商体系协同等多方面展开合作。次年4月,双方签署《东风汽车(600006股吧)集团与PSA集团联合开发“共用模块化平台(CMP)”项目协议》,建立联合开发的项目团队,成立项目运行机制,真刀真枪开始合作。  CMP是继吉利、沃尔沃的CMA之后,第二例国内外车企联手开发的整车平台,从领克上市后的表现来看,CMP平台产品及其对东风自主品牌乘用车的意义值得期待。  还有一些外界看不到的收获。“通过入股PSA,东风可以参与到国际化公司的治理中,对东风自身的国际化会有更多的借鉴意义。东风参与到PSA整个公司的决策,而不仅仅只是对中国合资公司的管辖,实际上看中的是一个全球性公司整体的运作。”东风公司介绍说。  此外,近两年东风还先后向PSA派了两批20多人的干部去挂职学习,每期半年到一年,可以直接参与PSA日常的工作、学习和管理,这对东风自身的人才培养、管理的提升都有非常大的益处。  这一切的根源是东风入股PSA。中国几十家汽车合资企业,为什么只有东风入股了外方母公司?  这也许要再追溯到2003年,东风用自己60%的资产,将乘用车、商用车一起打包与日产全面合资组建“东风汽车有限公司”。15年过去了,其仍然是我国汽车工业最大的合资公司。  大和快很难兼顾是绝大多数人的思维认知,但在东风有限及其旗下主力乘用车企东风日产身上实现了统一兼顾,创造了中国汽车行业多项记录。  2008年9月9日,东风日产用5年时间就达成了100万辆产销,创造了行业最快速度,2009年进入行业前五。  2013年6月16日,东风日产用10年时间达成450万辆产销。2018年8月27日,东风日产仅用15年就完成了1000万辆产量的跨越,再次刷新了行业实现千万辆目标的最快纪录。  销量增速背后是高质量生产制造体系的支撑。东风日产四地五厂连续多年荣获雷诺-日产-三菱联盟冠军排名,整车工厂在联盟工厂综合竞争力排名中实现8年6冠,2017年度四地五工厂包揽联盟前7名。发动机工厂在联盟工厂综合竞争力排名中实现5连冠,2017年度包揽联盟冠亚军。  东风有限在自身高速发展的同时对东风自主事业的推动也是行业内独一无二的。2009年《汽车产业调整和振兴规划》出台,鼓励汽车合资企业发展自主品牌,各大合资车企纷纷建立合资自主品牌。  数年下来,绝大多数合资自主品牌销声匿迹,只有东风启辰闯出了一片天地,2017年销量超过14万辆。  2017年2月7日,东风启辰正式从东风日产独立出来,升级为东风有限旗下企业,更显示了合资双方将启辰品牌持久做下去的决心。  这种拿出自己优质资产全面合资的做法在当时充满争议,但通过深度合资,东风从日方学习积累成为全球性汽车公司所需的条件,十几年后东风借助PSA走向世界的结果表明,彻底开放不会迷失自己,反而有助于加速拥抱世界。  东风不仅合资深度最彻底,广度也无出其右,合资伙伴遍及法国标致雪铁龙、日本本田、美国康明斯、韩国起亚、日本日产、法国雷诺、瑞典沃尔沃集团,拥有国内汽车集团中数量最多的合资企业。  这种前瞻的危机感塑造了东风的合作意识与开放格局,进而定调了东风的产业布局,它与中国改革开放一样证实了一个规律:越开放,越发展。  五化,布局  没有开放的改革是闭门造车,没有改革的开放是无本之木,外力与内力一个都不能少。东风诞生49年来,改革的历史比开放的历史更长。  从“自筹资金、量入为出、续建二汽”应对“停缓建”, 到军转民突破原有定位寻求市场化,再到率先实行“双全”、“三全面”生产经营承包责任制,率先推行“厂长负责制”,率先推行“三项制度”的改革、建立规范的母子公司体制,率先走向国际资本市场、构建规范的法人治理结构……包括全面开放与外资、民资的合资合作,又何尝不是一种改革。  什么是改革?从广义上说,改变原有的旧事物、旧做法都是改革,所以从商用车到乘用车、从传统车到新能源车、从生产到服务的扩展转型都是改革,只是主动还是被动、快还是慢的区别。  以往东风给笔者的总体印象是开放有余、改革不足,11月底对东风公司技术中心、电动车公司、东风公司总部、东风创新设计中心(上海)的一系列走访改变了这种印象。  过去五年,东风公司专利申请合计9015项,其中发明专利申请合计1562项,数量逐年增多,专利申请遍及美国、日本等国家。 “十二五”至今,东风公司获中国汽车工业科学技术奖的数量位居行业第一。  这些科技创新成果是体制改革在研发领域的直观体现。进入新世纪以来,东风全面改革重组,开拓创新,形成了基础研究、产品先行开发、商品开发三位一体研发体系,多层次、矩阵式、专业化布局。通过商企、研发和营销 “铁三角”的有效协同,增强了商品对市场的适应性,实现了商品开发从 “以产品为中心”向“以客户为中心”的理念转变,形成了完整高效的开发流程,实现了QCD(质量、成本、交货期)的不断改善,实行并行工程,缩短了开发时间,降低了开发成本。  以面向未来趋势的汽车四化为例,在东风这里变成了“五化”,在电动化、智能化、网联化、共享化之前加上一个轻量化。东风认为,轻量化是传统车、新能源车都需要的技术,对节能减排意义重大。  电动化方面,很少有人想得到中国第一家成立专门从事电动汽车研发和产业化的公司是东风。东风电动车辆股份有限公司(后简称东风电动车)2001年注册成立,也就是说,东风的电动化已经布局了17年。  东风电动车副总经理杨守武介绍,17年间公司经历了三个发展阶段:2001年到2005年做整车研究;2005年到2008年做新能源汽车专用平台与整车控制方面的研究;2008年到2016年聚焦新能源关键技术(三电)研发,从2016年开始进行大规模的三电产业化,同时启动了东风出行业务。  从三阶段演化来看,东风电动车公司的功能定位从整车集成到平台再到关键技术,逐步聚焦。公司聚焦三电核心技术以后,平台和整车集成的研发由东风技术中心负责,两边分工协作,共同支持全集团自主品牌的电动化。  这样的定位和角色有点像内部供应商。事实上东风电动车确实成了三电技术供应商,对外部也是。“现在除了集团的内部市场以外,外部市场也有很多,包括和电池系统配套的电池管理系统,包括给众泰、吉利、北汽福田,我们都给他们配了控制系统,相关的产品都会有配套。从市场来讲我们相当于是一个相对开放的公司,不是说只为内部服务的公司。”杨守武说。  这一点上继承了东风开放、合作的基因。  东风在电动化方面布局早,产业化速度并不快。杨守武解释,其实也是经历了尝试和失败。“前期做的是精品小车E30L,结果销量和市场接受度不是太高,成本又不低。然后我们开始做现在主推的E70,市场反响不错,我们对它的定位是网约车和出租车市场,市场把握还是比较准的,今年下半年开始这个车供不应求。广州车展上年我们发布了E500,续航里程400多,预定情况非常好。明年我们再迭代的一版续航里程是510公里。”  产业化速度慢另一个不可言说的原因可能是政策。武汉不是限牌限购城市,而目前中国的电动车市场基本上集中在限牌限购城市,真正的市场化还未到来。纵观跨国企业,除了日产、宝马等少数几家尝试较早,其他企业大多在2019、2020年左右开启电动化,而他们与东风的相似点是布局很早。  前沿  共享化是近年来汽车企业和科技公司竞争的一个重要战场,众多汽车生产商也先后宣布要转型为出行服务商。  “十三五”的开局之年(2016年),东风把企业定位调整为“致力于成为为用户提供全方位优质汽车产品和服务的卓越企业”,相比以往的制造销售企业,“服务”是种全新定位。如今归在东风电动车旗下的出行业务就是共享化和服务的主要抓手。  “东风出行”平台2018年7月1日正式上线运营,分别在武汉、十堰两地布局100辆东风风神E70用于分时租赁,平台注册会员超过10万人。紧接着,东风出行出租车功能9月26日正式上线,平台具备了网约车、出租车、分时租赁及长短租等全方位出行模式的运营条件。  东风的计划是到2019年,东风出行将布局线下运营车辆超过5万台,未来几年达到50万台以上,并以东风公司基地城市向周边覆盖,以湖北省为核心辐射全国,致力成为全国领先的一站式出行服务平台。  东风电动车总经理高立中告诉《汽车商业评论》:“我们11月份拿到了全国牌照,比我们早拿到的主机厂只有吉利的曹操和上汽。”  自己做出行平台的同时,东风也没有放弃与外部合作。东风电动车与滴滴合作投放了1100辆网约车在滴滴平台,用的全部是新能源车。  智能化、网联化方面,东风公司战略规划部副部长吕海涛认为,网联化与其他自主品牌一样,比合资品牌反应快、迭代快;智能驾驶处于研发阶段,当前总体水平处在L2级。  9月上市的东风风神全新一代AX7搭载了人工智能车机系统WindLink3.0,成为AX7的卖点之一,吕海涛对这套系统的评价是“经过测评应该是排在第一阵营的水平”。  在背后的技术支撑上,东风对所有涉及技术进行分类,一部分自主研发,一部分对外合作。  东风公司战略规划部处长李勇说:“我们列了11类自己要掌控的技术,6类车端技术,2类安全技术,3类云端技术,这都是我们自己要掌控的。在资源布局方面我们介入的还是很深的,比如超算的芯片、V2X摄像头、雷达等,这方面我们会以自主或者合作的方式来掌控这些资源。我们的布局是系统、全局、全面的,以自主掌控为主的。”  系列走访下来,无论从具体技术规划还是整个产业布局,以致回溯多年来的战略规划,往往是某个布局在多年后逐渐发挥作用。  这与围棋有些相似,一城一池一子的攻守对决不是重点,而是逐子布局,最终连成片一决高下。与其他棋类相比,围棋每个棋子的功能作用区别不大,没有明显的强项,更注重连线协作,多个棋子连成片才能发挥威力。  2018年即将过去,无论对全球汽车行业还是中国经济环境,这是具有特殊意义的一年。与“互联网下半场”的概念一样,无论是改革开放还是全球汽车产业都将进入完全不同的新阶段。  时代转变之时,东风的围棋智慧是否还能发挥作用,一家中国国有汽车集团能在全球化中走多远、做多大?如果说东风用整整半个世纪,从鄂西北大山深处走向与世界同步,那接下来它将如何在全球参与产业变革和市场竞争?东风将用第二个50年给出答案。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汽车商业评论。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责任编辑: HN666)